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赚经验 » 正文

生死劫后,我想提醒你们这五个创业陷阱

12月15日,在第十届创业家年会上,二、三、四期同学晚上一起吃饭,喝到凌晨三点多。我们喝了几瓶白酒和18瓶红酒,我和同学们是在用生命战斗喝酒,都是过命的朋友。你们或许看过《创业者的暗黑世界:我曾选好了跳楼地点》,这里的主人公就是我,其实它只是我辛酸血泪史的一小部分。

我以前是“天派”(注:出自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的重度垂直理论,指的是美国模式,特点是:股东至上、新创市场、融资能力强、投资人主宰、把企业当“猪”养),但在回国以后,在国内的大环境下,被蹂躏成为“地派”(注:指的是德国模式,特点是:客户至上、利基市场、赚钱能力强、创始人主宰、把企业当“孩子”养),在经历天地融合后,我有如下感悟。

日本近代著名启蒙思想家和教育家——福泽谕吉曾经说过:“思想深邃如哲人,心念高洁如元禄武士,具小吏之狡智,拥村夫之体魄,唯此才堪称商业社会合格之才。”福泽谕吉的这段话阐明了作为一名商人所应具备的各项条件。

事业上是否挣钱不重要,收获一个身心统一的生命旅程才更珍贵。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,只有少数精英才能依靠强大的内心存活下来。命运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。我和朋友们在喝酒的时候会玩一个游戏:看看到底谁是最苦逼的那个。后来我发现大家都很痛苦,而当我讲完我的故事后,他们全被折服。

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:

幸福感和事业的成功成反比。

你有多大的财富,就有多大的责任;

你有多大的事业,就要承担国家对你多大的监管;

你有多少钱,就有多少花钱的地方;

你有多少好朋友,就有多少敌人;

你有多少帮助过你的人,就有多少在背地里嫉妒、怨恨你的人.....

创业是个打铁的过程。我在创业中经历了三个阶段:

第一阶段:开心的事业上升期。

那个时候我还建议别人创业,但当兄弟们创业后,婚也离了,攒的几百万也花光了,我们反目为仇,因为当时是我忽悠他创业。

第二阶段:万念俱灰期。

在创业过程中,自己一度特别痛苦,就不建议别人创业了。但很多人邀请我分享,我就把当时的痛苦和经验分享出来。他们学到了,绕过很多坑,做得还比较成功。慢慢地,我也变得有信心了。

第三阶段:恢复开心期。

这时我又开始鼓励别人创业。因为如果你不创业,就不知道自己的能力上限在哪儿,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儿。所以我要把踩过的坑和心态的变化告诉大家,希望你们在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时,心态更平稳。

什么是好心态?就是我突然从悬崖上摔下去了,突然发现石壁上有野生的草莓,反正也是摔死,我就快速把草莓摘下来吃了,然后再摔死。如果我们能把心态修炼成这样,就厉害了。

当心态发生变化后,我们还要思考一个终极问题: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我做的是网络安全,网名叫IC,培养了很多小黑客,这些小黑客10年前就身家过亿,每天开豪车,泡夜总会,结果慢慢地人毁了,因为没有了人生追求。所以,钱多了未必是好事,人最终要面临生死。创业也是一样,要破生死。

我前几天在上海的“FIT 2018互联网安全峰会”上做了人工智能方面的演讲,探讨了造物主对我们的需求。

第一, 罗伯特•索耶在《计算中的上帝》书中的观点是:人类进化最终将进入赛博空间(注:计算机中的虚拟空间),变成强人工智能;

第二, 凯文•凯利在《技术元素》中的观点是:技术是一种生命形式,而生命的意志则是繁衍和自我增强。人类既不是最高的效率生命体,更不是进化的终结。

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

我喜欢钻研计算机技术和底层系统,从系统引导、硬盘驱动、显示器驱动、键盘驱动、进程管理到调试器里面的内核都研究过。我是第一批成长在赛博空间的“问题儿童”,因为我小时候不爱跟人讲话,而我的父母常常争吵不休,根本顾不上管我。

我从5岁开始编程,13岁起就对网络安全感兴趣,15岁的时候就在中国最早的ISP公司瀛海威实习。当时中国的网民只有3000人,这3000人里面有一半都认识我(我们搞了很牛的BBS和网络接入服务)。我的梦想是做出中国人自己的操作系统,最终以失败告终。

在90年代,黑客(hacker)是一个很崇高的词,它有一种精神力量,给人“侠客”的感觉。hack是劈砍的意思,即突破重围,创立新的东西,打开一个崭新的世界。

上一篇:来自十家独角兽公司的十条创业经验
下一篇:创业十年,他总结出来这五条经验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